• 网站投稿:admin@xzcd.com2013年10月22日 星期二

为什么要设立“西藏百万农奴纪念日”?

2014-03-26 13:54 来源:西藏新闻网 点击:0

  西藏自治区人大九届二次会议19日表决通过了一项议案,决定把每年3月28日设为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以纪念五十年前在西藏进行的民主改革。

  1959年3月28日,中国政府宣布解散西藏地方政府,由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行使西藏地方政府职权,在西藏正式开启民主改革,废除“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使百万农奴和奴隶获得了人身自由,分得土地,并享有法律所规定的政治权利。

  西藏自治区社会科学院著名藏学家格桑益西说:“1959年3月28日,世界上最黑暗的封建农奴制被废除,其代表旧西藏少数上层人士油尽灯灭,而百万藏族农奴翻身作主、重获新生,这是世界人权事业的一大进步,是值得世界人民纪念的日子。”

  “经历过寒冬的人才最懂得春天的温暖”

  西藏自治区人大常委会主任列确宣布,出席西藏自治区九届人大二次会议的382名代表一致表决同意,将每年的3月28日设为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

  特地身着盛装,参加今天大会的人大代表、62岁的亚美民族手工业产品有限公司总裁格桑高兴地说:“早就应该设立这么一个纪念日了。”

  对于当年翻身农奴之一的格桑来讲,3月28日是他毕生难忘的重要日子。1959年的那一天,中央政府宣布解散西藏地方政府,由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行使西藏地方政府职权,领导西藏各族人民一边平叛一边进行民主改革,使百万农奴翻身获得了解放。

  格桑出生在日喀则白朗县一个农奴家庭,对童年的记忆就是赤脚、补丁衣服和手指一样粗的牛皮鞭。“如果胆敢冒犯主人,最少要挨五十大鞭,”他说。最令他痛心的记忆是1954年,年楚河泛滥,大片庄稼被淹,许多农奴饿死,农奴主宁愿看着粮食在谷仓里发霉,也不愿救济穷人。

  据有关史料表明,旧西藏占人口不到5%的官家、贵族和寺院上层僧侣等农奴主,占有西藏的全部土地——耕地、牧场和绝大部分牲畜。农奴超过旧西藏人口的90%。农奴主占有农奴的人身,把农奴当作自己的私有财产随意支配,可以买卖、转让、赠送、抵债和交换。1950年的西藏有100万人口,其中没有住房的就达90万人。

  农奴一般被分为三类:为领主支差的差巴、耕种农奴主及其代理人分给的少量份地并为其支差的堆穷,和没有任何生产资料,没有丝毫人身权利,被农奴主视为“会说话的牲畜”的朗生。农奴主包括官家、贵族和寺院上层僧侣。

  然而农奴的悲惨不只是贫穷,他们甚至没有作人的权利,农奴可以被农奴主任意买卖、转让、赠送、抵债、交换甚至杀害。

  拉萨市达孜县塔杰乡今年86岁的艾吉阿妈,得知西藏设立“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的消息后老泪纵横。十几岁时被主人当作礼物从日喀则赠送给拉萨达孜县一个贵族家庭为奴仆的爱吉说:“我年轻时经历了非人的折磨,庆幸的是人生中更多的时间享受到了作人的快乐。”

  今天,艾吉一家五口生活幸福,家庭年纯收入四、五千元。2008年,老阿妈一家搬进了政府为农牧民实施“安居工程”建起的新房,家里电视、电话、电冰箱等现代化的家俱一应俱全。另外,爱吉还享受政府为长寿老人发放的每年300元的专项补贴。

  在日喀则地区江孜县至今还保留着著名的帕拉庄园,在那里75岁的米玛顿珠老人做了11年朗生。

  他和妻子女儿一起生活的那间不到7平米的黑洞洞的土坯房也被保留着。里面只有一个灶台,和一张砖“床”。有一次,米玛实在太饿了,就偷了农奴主20斤青稞。“庄主知道以后气坏了,让人把我的两条腿捆起来,两个人轮流拿皮鞭打,打了一百多下,”他回忆说。

  被毒打后的米玛无法坐下,就是躺着也要侧着身。臀部的伤口用了二十多天才愈合。然而和他的一个亲戚相比,他还算幸运的了。

  他的那个亲戚是庄主的马夫。有一次喂马的时候庄主嫌他浪费草料就是一顿毒打。马夫被活活打死了。记者在西藏博物馆的历史照片中,依然感受到封建农奴制的血腥和黑暗――农奴布德被挖去了双眼,班德尔被剁去了手指,宾奔的鼻子被砍掉半截,扎西双脚的脚筋被抽出……

  “经历过苦难,没有人愿意再回到过去那样黑暗的年代,”人大代表、亚美民族手工业产品有限公司总裁格桑说,然而今天一些年轻人对那段历史很不了解,去年拉萨“3·14”事件的参与者中,就有一些不明真相的年轻人。”

  “如果他们了解旧社会的苦难,他们就会更加珍惜现在的幸福生活,”他说,“这也是为什么我们需要设立这样一个纪念日。”

  “许多群众,特别是老干部、老党员、老同志多次请求把3月28日设立为‘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西藏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嘎玛说。她说,从封建农奴制的残酷压迫和我们党处处为人民谋利益的鲜明对比中,特别是拉萨“3·14”打砸抢烧严重暴力事件后,广大人民群众进一步认清了达赖集团的反动本质。她说:“设立‘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是西藏各族人民的一致愿望和要求。”

  自治区九届人大常委会第26次主任会议提出议案,自治区九届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一致通过把设立“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的议案提请自治区九届人大二次会议审议。嘎玛说,自治区人民代表大会满足广大群众的强烈愿望,顺应人民呼声和要求,作出设立“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的决定十分必要,完全符合西藏实际。

  民主改革半世纪 发展成就逾千载

  “今天西藏所取得的巨大成就,对于封建农奴制下的西藏而言是永远无法想像的。”西藏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新杂·丹增曲扎说。

  1954年,新杂·丹增曲扎被浪卡孜县新杂寺认定为新杂寺第十四世活佛,西藏民主改革期间,他曾亲口为翻身农奴传达过民主改革的相关文件精神,也亲眼目睹了农奴烧毁地契载歌载舞的欢庆场面。

  这位68岁的和蔼老人说,“当时人们从家里拿出地契放在一起烧,然后通宵达旦地围着火跳锅庄。”他说,民改后在劳动中学到了不少技能,比如木匠,石匠,绘画等等。

  后来他进入了政府编译室,负责藏文史料的编译工作。1955年到1997年他被派到北京高级佛学院学习,然后多次出国考察。

  现在回头想想,他说,“如果没有民改,我可能还在寺庙里,穿着漂亮的袈裟念诵经文。生活可能也算悠闲,但是我的眼界肯定没有这么开阔。”

  随着西藏经济社会快速发展,西藏城乡居民收入不断增加,城乡居民生活水平得到明显提高,”西藏自治区统计局副局长达瓦顿珠说。

  400多平方的二层小楼,12间房子,几十头牛羊,仓库里堆满的粮食……这是记者在西藏日喀则地区江孜县江热乡班久伦布村米玛顿珠老人家看到的,这个旧西藏帕拉庄园的“朗生”(世代家奴)如今过上了他过去从来不敢想的幸福生活。

  西藏为解决农村基础设施建设投入了巨大的人力和物力。实施了三年多的农牧民安居工程已使60万农牧民搬入新居,为此西藏自治区各级政府投入资金已超过80亿。现在,西藏城镇居民人均居住面积32.7平方米,农村居民人均居住面积达21.7平方米,住房结构由原来的土木结构,逐步转向石木结构。

  作为历史的见证人,新杂·丹增曲扎告诉记者,其实今天西藏百姓的居住条件早已超过了当年的贵族。日喀则的企业家格桑对于自己能够从一个农奴的儿子成为人大代表感到很骄傲。“现在我有选举权,可以在政府做决定的时候有发言权,这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当时只要不挨打就不错了,”他说。

  这次西藏自治区人大九届二次会上,他参与了一个关于银行贷款的议案。他的公司目前有注册资产一亿,年产值3000多万。尽管世界经济正在受着金融危机的影响,但格桑仍准备今年进一步扩大企业规模。

  “小的时候,我穿着带补丁的衣服,看着皮鞭就发抖,做梦也没有想到过现在的生活,”他说,“3月28日值得我永远铭记,50年前的这一天彻底改变了我的一生。”

  据统计,在中央特殊惠藏政策扶持下,西藏地方财政总财力从1959年的1.33亿元提高到2008年的460亿元,50年增长了346倍。2008年,西藏完成区内生产总值(GDP)392亿元,比上年增长10.1%,经济连续16年保持两位数增长,而1959年,西藏GDP仅为1.74亿元。无论单从经济总量,还是从经济社会发展速度来看,西藏50年的发展已逾千年。

  百万农奴得解放 世界人权一大步

  史料表明,西藏自13世纪起就成为了中国的一部分。长期以来,西藏实行“政教合一”的封建领主专政制度。而这种比欧洲中世纪的制度还要黑暗的封建农奴制度已经在雪域高原上延续了上千年。西藏自治区档案馆历史处从事档案研究近30年的索朗旺堆说:“过去有一首藏族民谚形容农奴的生活‘农奴身上三把刀,差多、租重、利钱高;农奴面前三条路,逃荒、为奴和乞讨’。旧西藏农奴居住在世界最高处,却生活在世界最底层。”

  1959年3月28日,中国政府宣布解散西藏地方政府,由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行使西藏地方政府职权。拉布吉老人对这段历史了如指掌。这位精神矍铄的83岁甘肃籍老人1951年加入十八军,五年后随工作组进入了日喀则的岗巴县。那里曾经被选为民主改革的试点。“当时听说,我们要等到大部分人愿意搞民主改革的时候才能搞,”他说。

  1959年3月的达赖武装叛乱是少数奴隶主为企图永远保存农奴制而蓄谋已久的。这段历史很多人耳熟能详,然而只有经历过的人知道当时是怎样的惨烈……

  拉布吉4月到了拉萨。当时那里满目疮痍:街上是弹坑,小昭寺金顶上布满弹孔,大昭寺里到处是水……人民解放军很快平息了叛乱。失败后的达赖本人逃到印度并成立“流亡政府”。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政府在西藏开始进行民主改革,废除“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使百万农奴和奴隶获得了人身自由,分得土地,并享有法律所规定的政治权利。叛乱的贵族们的财产被分给农奴,而其他的农奴主则可以对自己的财产进行赎买。现在住在两层小楼里的米玛顿珠仍然对当时分财产分田地时欢快的场面记忆犹新。

  众口评说“西藏百万农奴纪念日”

  尼泊尔驻拉萨领事馆总领事纳因德拉·益拉萨德·乌帕达雅认为这个决定“太棒了”。他来到西藏15个月了。“这里人民的生活水平在不断提高,”他说,“这充分证明了50年前的民主改革是正确的。”

  来报道人代会的印度新德里电视台记者普里娜·苏瑞是第一次来西藏。她认为刚刚过去的五天是非常好的经历,自己对西藏增进了很多了解。

  “如果(设立农奴解放纪念日)能够增强人民对政府的信心,这是件很好的事情,”这位美女记者笑着说。当然,不同的声音也存在。

  格桑益西认为不同声音存在是可以想象的。“毕竟那一天是大多数藏族人民的节日,是少数人的末日。”

  这位60岁的教授把这一天比作美国的9月22日。因为1862年的那天美国总统亚伯拉罕·林肯推出了《解放黑人奴隶宣言》。

  “但是所不同的是,解放后的农奴拥有了选举权,”他说。而在美国,一百年以后黑人们还在为自己争取选举权,于是马丁·路德·金发表了著名的演说《我有一个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