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投稿:admin@xzcd.com2013年10月22日 星期二

《联合早报》:百姓生活翻天覆地 开放度明显提

2014-03-26 13:54 来源:今日西藏昌都 点击:0

  中国政府近日组织多家外国媒体进入西藏进行了为期四天的采访,其间,走访了西藏“民主改革第一村”克松村。新加坡《联合早报》16日刊文,通过记者亲眼见闻,讲述了西藏百姓生活“翻天覆地的变化”。 

  原章摘录如下:

  “我8岁就开始替领主工作,虽然年纪太小做不了什么,但是因为有明确规定农奴8岁就要工作,如果我不肯去,爸爸就会把我背到工作的地方。我们每天清晨干到天黑,一天粮食只有半斤糌粑,几乎天天挨打。”

  在西藏山南地区乃东县的克松村里,66岁的索朗顿珠通过翻译向记者叙述他记忆中的西藏农奴生活。

  1959年西藏 “叛乱”失败后,达赖喇嘛与传统贵族穿越边境逃到印度,原属克松庄园的农奴分了田地,按照共产党基层组织的形式成立了西藏第一个农村党支部。索朗顿珠本人在1966年加入共产党,后来做到村支书,如今家中有耕地与牛羊,生活不算富裕却也自足。

  走进克松,记者眼中所见是村容干净整齐。山南地区当年曾是达赖喇嘛武装部队的根据地,但村内的气氛平静。

  本村有210户人家,830居民,面对突然出现的一大群陌生人他们没有显露奇怪的神情,大人小孩正常地进行各种活动。

  一个农舍院子里,十几个少年正练习舞蹈,听他们说是在为3月28日的庆祝活动在准备。据说当天村委会还会组织14个小孩演奏藏族传统六弦琴,四五十个老人将自发组织跳“果卓舞”(藏族自娱性的圆圈舞)。

  上了年纪者对于1959年前后的生活变化仍有深刻体会。62岁的白马云丹受访时说,他受到的最大福祉,是1960年13岁的他终于能够上学。白马云丹说:“没有民主改革就不能上学了。” 让他遗憾的是,父母未能活到今天,不能看到家人现在的生活。

  在农舍里,当记者趋前与围观排舞的年轻人谈话时,25岁的仁增从一群推三阻四的同伴中站出来。仁增的奶奶当过农奴,他从奶奶叙述中领悟到的今昔差别,主要集中在物质条件方面。他说:“(过去)生活就是穷,吃不饱,穿不暖。” 他认真想了想,又补充说:“到外面打工也不方便。”

  仁增现在村外给人开卡车,每月收入1600至1700元(人民币,下同),老板还供应三餐。在人均年纯收入6380元的村子里,他这份工资不算低,足够他生活与交女朋友。从这角度看,仁增将“打工不方便”视为封建农奴制的重要坏处,让人感觉是发自肺腑。

  被列入外媒采访点的,包括拉萨布达拉宫、大昭寺、哲蚌寺、拉萨市集、火车站、藏医院、农牧藏民安居工程、西藏社科院、藏族民营企业、还有被誉为藏文化摇篮的山南地区等。

  不可否认,展示西藏“翻天覆地”变化时,中国政府确实拿得出一批成绩:老农奴命运的巨变、拉萨市与山南市区现代化市容、藏区农牧民生活条件的改善都是例证。

  官方提呈数据说:从上世纪50年代到今天,西藏自治区国民生产总值增加了65倍,人均寿命从35.5岁提高到67岁。目前,西藏小学生入学率达到98.5%,电话与手机普及率达到每百人55部。近几年里,藏区农牧民实现每年双位数的收入增长。

  对于海外“藏独”组织与“藏独”同情者指汉人“破坏西藏文化”、“剥夺藏人信仰自由”的指控,政府官员回击说,藏族学生接受的都是双语教育,中央每年都拨巨款维修西藏的寺庙,西藏现在有1700多寺庙、46000多僧尼,“完全能够满足藏族群众的宗教需要”。

  第三次参加官方组织的入藏采访团,记者发现相较于过去,本次采访的开放程度有明显提高。 在经历了去年3·14骚乱后西方媒体群起攻之的震撼经验后,官员较能接受个别记者脱队行动的要求,面对外媒负面报道时也显得坦然,甚至是坦荡。

  拉萨市的旅游业还无法从骚乱的重创中复原,但是在政府强力投资的带动下,去年仍有14.8%的经济增长率;在另一方面,正如国际分析家所言,闹事者的空隙不大。

 (责编:南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