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投稿:admin@xzcd.com2013年10月22日 星期二

西藏民主改革:一场砸碎封建农奴制度的革命运

2014-03-26 14:13 来源:西藏新闻网 点击:0

  50年前,在雪域高原上发生了一场举世瞩目的社会大变革。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轰轰烈烈的群众性民主改革运动,废除了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度,解放了百万农奴和奴隶,开创了西藏人民当家作主的新时代,为西藏社会的跨越式发展确立了崭新的起点。

  一、旧西藏落后的社会制度,已经严重迟滞和阻碍了生产力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必须进行社会变革

  旧西藏实行的是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度,在这一制度中,广大农奴和奴隶所受到的政治压迫、经济剥削和生活环境的悲惨程度都是世所罕见的。政教合一的原西藏地方政府,通过政权,运用专政工具进行统治;通过教权,运用宿命论的思想进行麻醉和欺骗,把广大农奴和奴隶置于自己的绝对统治之下。在这种制度下,占西藏总人口不到5%的官家、贵族、寺庙上层僧侣三大领主及其代理人,占有西藏的全部耕地、牧场、森林、山川和大部分牲畜及全部农奴。占西藏人口90%左右的农奴,没有生产资料和人身自由,靠耕种份地维持生计。另有约5%的“朗生”是世代奴隶,被当成“会说话的工具”。他们毫无人权可言,有的则是出不完的差,缴不完的租和税,吃不完的苦,受不完的罪。

  农奴主对生产资料的高度私有垄断和对农奴人身的不完全占有是西藏封建农奴制生产关系的基础。这种封建农奴制的生产关系是以人压迫人、人剥削人的制度为其主要特征,农奴主阶级居于统治地位,可以不劳而获,广大农奴和奴隶被迫处于服从地位,长年辛劳,却无法维持最低限度的生活,加上没有人身自由,劳动的积极性受到极大压抑。因此,这种生产关系损害和压制了生产力诸要素中最基本的因素——人的生产积极性。同时农奴主阶级攫取农奴的劳动果实,供自己挥霍享受,根本不关心农奴基本技能的培养和训练,严重损害了生产力的又一要素——工具、劳动技能的改进和提高,造成旧西藏劳动者的闭塞无知,生产工具和生产技术极为原始、落后,劳动生产率很低,极大地制约了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又由于农奴主阶级对农奴的压迫剥削愈来愈残酷,两者之间的阶级矛盾日益尖锐,农奴利用各种形式进行反抗,两者的斗争也愈来愈激烈。旧西藏的封建农奴制生产关系严重阻碍了社会生产力的发展,成为生产力发展的桎梏。这样,生产力和生产关系这一对社会最基本的矛盾,使西藏社会内部孕育着一场社会变革,决定了旧西藏的封建农奴制度必然走向灭亡。

  二、民主改革是西藏社会发展不可逆转的历史必然,其本质仍是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一部分

  1950年,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主席命令人民解放军进军西藏、解放昌都和争取到的西藏全区和平解放,标志着西藏民主革命的开始。如同全国一样,西藏民主革命的任务也是反帝反封建两个方面。但在西藏进行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却是分为两步走的。因帝国主义对西藏的侵略,攫取去许多特权,且利用挑拨离间,培养亲帝分裂分子,破坏西藏与祖国的关系和西藏内部的团结,包括上层统治阶级在内的西藏人民都深受其害。西藏从解放军进藏到平息叛乱和进行民主改革前,社会的基本矛盾是农奴阶级和农奴主阶级的矛盾,但主要矛盾还是西藏人民与帝国主义的矛盾。驱逐帝国主义侵略势力出西藏,一切对外事宜由中央人民政府统一处理,反对亲帝分裂主义,就成为那时民主革命的主要任务。因此西藏民主革命的第一步是,先反帝,暂不反封,首先把西藏从帝国主义侵略压迫下解放出来;第二步才是反封,争取西藏农奴的阶级解放,但也是待条件成熟时再进行,将他们从封建农奴制度的桎梏下解放出来。因此,就其性质来说,西藏的民主改革实际上是民主革命的第二步,仍属新民主主义革命。

  黑暗、残酷、野蛮、落后的封建农奴制度成为社会发展的桎梏,必然走向灭亡,挣扎在死亡线上的百万农奴和奴隶,为了争取生存的权利,不断奋起反抗、斗争。经过民主改革前八年中国共产党在西藏深入细致的工作,民主革命的第一步——反帝走好了,当广大农奴和奴隶逐步觉醒,民主意识逐渐增强,自我解放的觉悟不断提高,要求改革,而反动农奴主顽固反对改革并发动叛乱,农奴和农奴主之间的阶级矛盾上升为主要矛盾时,中国共产党才不失时机地在仍有反帝任务的同时以主要力量领导百万农奴走好了反封建的这个第二步,埋葬了封建农奴制度,取得了在西藏反帝反封建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

  本来,《十七条协议》肯定了西藏在条件成熟时进行改革,但又根据当时的情况规定:“有关西藏的各项改革事宜,中央不加强迫,西藏地方政府应自动进行改革,人民提出改革要求时,得采取与西藏领导人员协商方法解决之”。这就是说,改革虽然是必要的,但要在群众要求改革而上层又同意改革时才进行改革。《十七条协议》签订后的前五年,进藏解放军和工作人员忠实地恪守协议,不但没提改革,连阶级教育也没进行,那时主要是集中力量搞上层统战工作,通常所说的群众工作也不搞,只搞影响群众的工作。1956年,中央和毛泽东同志又指示,从1957年起六年不进行民主改革,六年后改不改还要看情况。中共西藏工委坚决执行这些指示,不但停止改革准备,还将60%以上的进藏解放军和90%以上的工作人员调出西藏,一些事业也停止下来。但是,西藏地方政府和上层反动集团却得寸进尺,他们不是要推迟改革,而是根本不要改革,永远骑在人民头上,奴役人民,榨取人民的血汗,尽情享受,并死心塌地地依靠和勾结帝国主义,发动叛乱,搞分裂,闹独立。就是在这个时候,中央仍然克制,向他们提要求,发警告,等待他们回头,甚至要原西藏地方政府去平息叛乱。直到他们于1959年3月公开撕毁《十七条协议》,发动全面武装叛乱,达赖逃亡,叛乱武装向西藏工委和西藏军区发动大规模的进攻,中央才不得不命令人民解放军开始平息叛乱。

  事物的发展,与西藏上层反动集团的想像相反,他们妄想历史车轮逆转,自以为发动武装叛乱就可以挽救封建农奴制必然灭亡的命运,但他们的倒行逆施,却使民主改革被迫提前进行。正像毛泽东同志所预示的,只要西藏的反动派敢于发动全面叛乱,那里的劳动人民就可以早日获得解放。由于他们搞叛乱,撕毁《十七条协议》,群众要求改革的呼声加剧,中央关于“六年不改”的方针,自然也不能继续执行。中央命令解放军平息叛乱的同时,遂提出了进行民主改革。中央指出:“为了发动西藏广大劳动人民积极参加平息叛乱的斗争,并且保证平息叛乱后,不再死灰复燃,中央认为在这次平息叛乱的战争中,必须同时坚持放手发动群众,实行民主改革,以便彻底解放藏族人民群众,引导西藏地区走上社会主义的道路。从根本上消除叛国分裂活动的根源。”也就是边平叛边改革。从此,一场波澜壮阔的大革命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了。西藏上层反动集团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他们的末日来临。

 

  三、中国共产党创造性地运用新民主主义革命理论指导西藏的民主改革,不仅丰富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理论,也使西藏的民主革命很有特色

  西藏的民主改革,是在黑暗落后和复杂的社会历史背景,艰苦的自然环境中进行的。在这样的情况下能以较快的速度彻底改变西藏的社会历史,同时为该地区社会生产力的发展注入极大的活力,既能在西藏这块没有革命基础的地区彻底完成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民主革命,又能不照搬其他省区的做法,经过较长时间的准备向社会主义过渡,把不断革命论和社会发展阶级论正确地运用到西藏高原。这是一项伟大的历史壮举。

  中国共产党将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和中央的方针原则与西藏的具体情况结合起来创造性地制定政策,指导工作。中共西藏工委和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及西藏军区,坚决贯彻中央“边平边改”的方针,团结带领百万农奴展开气壮山河的民主改革运动,既集中力量平息了叛乱和打击了隐藏的叛乱分子,又不失时机地开展了民主改革工作。在民主改革中,对叛乱地区先改,未叛地区后改。在叛乱了的农区先实行三反双减后进行土地改革;在没有叛乱的地区实行双反双减和土地改革;在寺庙开展三反、三算和土地改革;在牧区开展三反和两利。对参加叛乱或没有参加叛乱的区别对待:对参加叛乱的农奴主及其代理人,没收其占有的生产资料,无偿分配给农奴和奴隶,并进行批判斗争和法律制裁;对没有参加叛乱的农奴主及其代理人占有的生产资料,由国家赎买,然后分配给农奴和奴隶。对没有参加叛乱的农奴主及其代理人保护过关,并且不降低他们的政治地位和生活水平。比如对他们的生产资料实行比内地资本家还宽的赎买政策。按当时的物价,把耕地等生产资料折合成银元,分期付款,按时兑现。凡是发现执行赎买政策不认真的,西藏工委都及时进行纠正,包括后来“文化大革命”中赎买政策遭到破坏的,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也得到了纠正。兑现了赎买金,彻底落实了赎买政策。这个政策,在国际上可说是个创举,它的贯彻执行,在国内外都产生了很好的影响。运动中充分发动群众,依靠贫苦农奴和奴隶,团结中等农奴(包括富裕农奴)和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缩小打击面,加上对叛乱的也给以生活出路,既宽大、敌友我又分明,消灭了农奴主阶级,对民主改革的胜利起了重要的保证作用。

  由下而上发动群众和由上而下与上层爱国人士协商结合是西藏民主改革的又一大特点。群众是运动的主体,他们能否积极参加运动,也是民主改革成败的重要环节。在民主改革运动中,地方工作人员和解放军组成的工作组,十分注意依靠群众和发动群众。适时地由群众选出农民协会,领导群众开展运动,使群众自己教育自己,自己解放自己,并在实践中锻炼自己,树立自己的优势,把改革变成群众的自我解放运动。西藏上层爱国人士有与共产党长期合作共事的历史,在和平解放西藏、支援解放军进藏,执行、维护《十七条协议》,巩固扩大反帝爱国统一战线中起过重要作用,在平叛中又比较积极,所以在民主改革时,仍诚恳地和他们合作,继续发挥他们的作用。中央和西藏工委对改革政策和改革中的重要问题,包括对上层人士的政策,都和上层爱国人士协商。协商一致后,再由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根据具体情况讨论通过,公布实施。这样,既能使他们解除顾虑,又能减少阻力和调动他们参加运动的积极性,支持民主改革运动的发展。

  四、民主改革的胜利,摧毁了延续数个世纪的封建农奴制度,实现了西藏社会历史的大飞跃

  西藏的民主改革,虽然由于上层反动集团阻挠和中央耐心等待,一推再推,拖延了时间。但是,改革又有来势猛,发展快,且比较稳妥和搞得好的特点。西藏的农奴和奴隶,外受帝国主义的侵略和奴役,内受封建的三大领主残酷的压迫剥削,以及各方面的愚弄和欺骗,心灵长期受压抑,往往敢怒而不敢言,稍有反抗,即遭镇压。和平解放后,在党的政策和进藏解放军、工作人员模范行动启发影响下,农奴和奴隶中萌发起的改革思想,这时就像冰川爆发。百万农奴和奴隶势不可挡地投入要求翻身的行列,向封建农奴制度冲击。从1959年3月至1961年短短的3年中,西藏在平息了叛乱的同时,就胜利地完成了全区的民主改革,惩治了隐藏的叛乱分子,废除了高利贷和乌拉差役,解放了朗生(奴隶),改变了生产资料领主所有制为劳动人民所有制。百万农奴和奴隶成了新社会的主人,争取到做人的权利。同时,由于生产力的解放,农村牧区面貌一新。全区的交通运输、财经贸易、文化教育、医疗卫生等事业也都在开展。到处欢天喜地,喜笑颜开,真是天变地变人变。

  风起云涌的民主改革运动在中国西藏大地上取得了彻底的胜利,完成了西藏历史上划时代的伟大变革,深刻地改变了西藏人民的命运,使西藏社会的面貌焕然一新,开辟了西藏发展的新纪元。就那场革命的广度和深度及其对人类社会进程的影响来看,远比南美黑奴的运动要深刻、彻底和伟大。通过民主改革,彻底废除了严重阻碍西藏社会发展的封建农奴制,铲除了三大领主专政的社会基础,建立了党领导下的人民民主政权,为西藏走向文明、进步、繁荣和发展扫清了道路,并奠定了坚实可靠的社会基础;铲除了封建农奴制赖以存在的经济基础,废除了三大领主对全部生产资料、社会财富和农奴、奴隶人身的占有和奴役。广大农奴和奴隶分得了土地和其他生产资料,确立了农牧民的个体所有制,百万农奴得到彻底翻身解放,获得了民族区域自治和参与管理国家事务的权利,成为国家、民族、社会和自己命运的真正主人。西藏民族和西藏人民长期被禁锢、压抑的聪明才智得到发挥,被束缚的生产力获得解放,经济迅速恢复发展,人民生活大幅度提高,宗教信仰自由得到切实保障,优秀的民族传统文化得到继承和弘扬。民主改革创造了一个达赖集团和西方敌对势力所不愿意看到的,人民当家作主,没有阶级压迫剥削,逐步繁荣幸福的新民主主义的新西藏,之后西藏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豪情满怀地向社会主义新西藏迈进!(作者阴法唐 系原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