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投稿:admin@xzcd.com2013年10月22日 星期二

永不忘却的记忆——《西藏农奴的故事》里的故

2014-03-26 14:14 来源:西藏新闻网 点击:0

  回忆童年、回忆过去,人们总会有很多美丽的记忆,有很多充满温暖的时光。然而,有许多人却被剥夺了这种回忆的幸福。因为,那段时光中,他们“不是人”,只是农奴主“会说话的工具”和“会移动的财产”。

  他们,就是50年前旧西藏的百万农奴。纪录片《西藏农奴的故事》里关于半个世纪前农奴的悲惨记忆,今日仍让人们心悸不已。

  领主取乐,农奴被枪打断胳膊

  50多年前在西藏尼木县的一次采访,至今仍深印在原《西藏日报》摄影部记者陈宗烈的记忆中。那一次,他遇到一个差点为自己名字而丧命的农奴。

  农奴的名字叫次仁。在藏语中,次仁的意思是长命或长寿。次仁告诉陈宗烈说,他曾经几乎因为自己的名字而送命:有一天,喝完酒的领主对他说,你不是叫次仁吗,我想试试你到底是不是真的长命。

  陈宗烈回忆说,次仁的领主为取乐,就叫他把胳膊伸出来,“他说你别动,我正好看看我的枪法怎么样,看看能不能把你的胳膊打下来。次仁非常害怕,可是却不敢不从……”

  至今,次仁仍保存被打断的胳膊。采访中,次仁拿出已经变成黑色的断臂给陈宗烈看,“他一直留着呢,他说:看吧,这就是我被打下来的左胳膊。” 在西藏的几年中,陈宗烈拍摄了许多像次仁这样的农奴的影像。

  谎言:“如果试图改变命运,来世会比今世更糟”

  在旧西藏,当农奴们把改变命运的希望投向寺庙时,得到的答案却是,他们前世造孽,命该如此。加拿大藏学家谭·戈仑夫认为,这是一种最狡猾的社会控制方法,照此说法,如果农奴试图改变,那么来世会比今世更糟,所以他们今生唯一能做的就是安于现状,自愿放弃改变命运的努力。

  僧侣是旧西藏既得利益者之一。50年前,仅哲蚌寺拥有的农奴就超过20000人。20世纪40年代的一份文件显示,一次封赏中,摄政达札活佛从十四世达赖喇嘛那里获得了桑雄地区20个部落的农奴和牛羊。

  中国藏学研究中心社会经济所副所长旦增伦珠指出,当年僧侣贵族和世俗贵族垄断和控制着西藏的政治权利,95%以上的西藏人民由于属于农奴阶层,没有任何改变自己的身份的权利和机会。

  与此同时,贵族的生活却是多姿多彩,百姓称他们为“嘴里总是滋润着香茶的人”。20世纪40年代,在达赖喇嘛的哥哥试着学习驾驶英国产的玩具汽车时,同龄的小乞丐们正在街头和狗抢食。

  今年年近70岁的巴桑,永远也忘不了小的时候那段恐怖记忆:作为朗生的后代,7岁时她就被派去侍候领主的母亲。主人床下的泥灰地就是她睡觉的地方。那个老妇人夜里有喝茶的习惯,茶喝多了又要小便,小巴桑就一会儿倒茶水,一会儿倒便盆,反复折腾,夜夜如此。

  “正长身体的时候,严重睡眠不足,不分白天黑夜地干活。那时最大的渴望就是能睡个好觉。”巴桑说。

  一段摄于20世纪40年代的影像,记录了农奴主们骑马出游、匆匆而过的情景。其中,农奴主们出行时有的骑马,有的则骑人。他的主人并非是没有骡马可骑,只是觉得骑人比骑马要舒服。

  “我感觉从那天开始,自己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人役税是农奴主的重要经济来源。1956年,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免除了国家机关的工作人员和学生的人役税。但是,这项政策也真正触痛了农奴主们的利益,三大寺的喇嘛为此集体上书,反对取消人役税。

  当时在拉萨中学读书的原西藏社会科学院当代研究所所长阿旺次仁说:“这个对我们农奴来讲,是一件政治上的大事,等于我们获得了人身自由。”

  回忆1959年焚烧地契的场景,西藏墨竹工卡县农民格桑至今仍历历在目:“当时焚烧地契的时候,刚开始真有点不敢相信。烧完了之后真的非常高兴,以后我们再也不用支差了,不用还高利贷了。我感觉从那天开始,自己过上了幸福的生活,我忍不住流下了泪水。”

  1961年9月,西藏各地举行第一次民主选举,“投石选举”是刚刚获得人身自由的农奴们行使政治权利的最初方式。中国藏学研究中心社会经济所副所长旦增伦珠说,那时“虽然选举设施非常简陋,用豌豆,用背对背的方式选举,今天看来非常简单,但是在那个时候来讲,是真正地行使的权力,使人感觉到我是我自己的主人”。

  美国帮助在藏区建立反共根据地

  20世纪中叶,中央人民政府向西藏地方政府发出了和谈邀请,而刚刚亲政的十四世达赖喇嘛却带领臣属们跑到离国境一步之遥的小镇亚东,四处派人到西方国家驻印使领馆游说,试图从国外搬来救兵保全自己的利益。

  据美国外交部解密文件披露,当时的美国驻印度大使韩德逊对此发生了兴趣,他答应向西藏权贵们提供军事援助,不过前提是要达赖喇嘛逃到境外领导反共游击战。由于西藏权贵们想的是如何保全自己在西藏的政治经济权益,对充当反共棋子兴趣不大,与美方要求相去甚远,于是他们通过韩德逊和华盛顿当局在逃亡旅费、人员安排的枝节上讨价还价,暗中另做打算。

  据美国中央情报局退休人员撰写的《冷战孤儿》一书记载,中情局当年聘用达赖喇嘛的两个哥哥土登诺布和嘉乐顿珠,挑选反叛藏人到美国科罗拉多州的海尔营地以及西太平洋的塞班岛,进行格斗、射击、通信、情报、地图、游击战术、跳伞等特工训练,然后雇用他国飞机,将其空投回西藏的山南地区和四川的甘孜藏区,建立反共根据地,对西藏基层政府机关进行了一系列军事袭扰和破坏活动。

  从1959年3月16日晚从拉萨出逃之时起,达赖喇嘛就成了美国中情局策划已久逃亡大戏的主角。为此,美国中情局空投了摄影师和胶片,拍下这一组组考究的画面,那时,西方各国的媒体记者都在打听达赖喇嘛的下落,但只有美国人知道他的行踪,通过电台,中情局为其安排好了逃亡路线,还一路空投给养。

(责编:曲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