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投稿:admin@xzcd.com2013年10月22日 星期二

西藏迎接民主改革后的第50个藏历新年

2014-03-26 14:16 来源:西藏新闻网 点击:0

 

  对于22岁的藏北牧民扎西来说,藏历土牛新年“提前两天”就开始了——藏历12月29日(公历2月23日),楚布寺举行了一年一度的金刚神舞法会。

  作为藏传佛教噶玛噶举派的主寺,楚布寺金刚神舞法会的主题为“驱鬼镇邪、祝福苍生”。在四五个小时的时间里,上百名僧人头戴古老面具,在锣鼓法号中跳着姿态翩跹的舞蹈,为数百名周边藏族民众演绎出一幕幕驱除“妖魔鬼怪”、劝人弃恶扬善的活剧。

  家住当雄草原的扎西,骑了两个多小时摩托车,来到西距拉萨70多公里的楚布寺法会现场。

  “我是代表全家9口人来的。爸爸妈妈说,新年前看一回金刚神舞,来年诸事顺利。”扎西说。

  与参加法会的其他藏族民众一样,扎西在楚布寺的佛像前敬献了哈达,奉上了新鲜牛肉、酥油以及300元人民币的布施。

  “为准备过年,我家新宰了牛,每个人购置了新藏装,还花1400元买了一部新手机。我刚才用新手机拍了法会上的金刚神舞,准备带回去让全家人看。”扎西说。

  楚布寺佛学院院长、40岁的僧人占堆说,举行金刚神舞前,全寺僧人已连续一周集体颂经,祈求新的一年风调雨顺,百姓平安幸福。“全寺上至81岁的老经师,下至初入佛门的年轻弟子,都在投入地做好自己分内的事。”占堆说。

  与楚布寺及其周边僧俗民众一样,拉萨老百姓也在按传统习俗迎接新年。藏历12月29日夜晚,拉萨大街小巷燃起一堆堆“驱鬼除祟”的篝火,与绽放夜空的一朵朵礼花相映照,营造出别样美丽的过年风情。当晚,按照习俗,户户藏家中吃“古突”(藏语意为面疙瘩糊)、迎吉祥。

  “只有回到西藏,才能感受到纯正而浓郁的藏历新年氛围。”70岁的归国藏胞夏郭康追·益西班旦说。

  夏郭康追·益西班旦曾以“难民”身份在瑞士居住28年,先后当过造纸工、电焊工和医院护理。

  “虽说瑞士有几千‘西藏难民’,但大家迫于生计,即便过藏历新年,也很难凑在一起。最好的结果就是碰上个周末,可以休息一下。哪里像拉萨,人们往往提前一个月就开始筹备藏历新年了。”夏郭康追·益西班旦说。

  在他家宽敞的客厅里,除了供奉着3幅唐卡,玻璃柜里摆满了各种葡萄酒。

  “这都是拉萨的亲戚朋友投我所好,他们除了喝青稞酒,也愿意在年节里与我一起品品葡萄酒。”夏郭康追·益西班旦说。

  1994年5月,夏郭康追·益西班旦一家三口归国定居。2009年土牛年,将是他们归国后过的第15个藏历新年。

  夏郭康追·益西班旦说:“可以说,民主改革50年,尤其是改革开放30年,西藏老百姓真正得到了幸福。如果还有人否认这些,就是‘头上照着太阳,却硬要做睁眼瞎’,没有良心。”

  24日是藏历除夕。与春节一样,除夕之夜合家团聚,看一台以藏语节目为主的电视晚会,已成为藏族群众的新年俗。在晚会彩排现场,一位在《我的家乡》歌舞节目中扮演牧童的小学生说,2月24日正是她8岁生日,全家既过年,又为她过生日,想想心都是甜的。

  这个小姑娘叫彭思琦,是拉萨市实验小学二年级学生,而她还有一个藏族名字叫丹增桑姆。

  “我爸爸是汉族,妈妈是藏族,我们家每年都要过春节和藏历新年两个年,我可以穿汉式、藏式两套新装,拿到两份压岁钱。”彭思琦说。

  2009年的藏历新年晚会,让彭思琦第一次“上了电视”。“我们的节目一共有31个小演员,藏族、汉族都有,我们演的是我们共有的美丽家乡,我们想让更多人感受到我们的欢乐。”彭思琦说。

  美国作家安娜·路易斯·斯特朗曾这样总结西藏见闻:1959年的藏历新年“被用来发动叛乱了”,而民主改革后的第一个藏历新年,则“在新生活中拉开了壮丽的帷幕。”

  的确,在人类历史上,50年只是“弹指一挥间”,但西藏的这50年,却是那么不平凡。

 (责编:南卡)